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平凡的反义词是什么

平凡的反义词是什么?

平凡的反义词伟大

平凡的近义词和反义词是什么?

平凡的近义词——平庸、普通、平常、平淡、卑鄙、等闲、粗俗、泛泛、俗气、通常、寻常、通俗、庸俗、鄙俗

平凡的反义词——非凡、优越、出众、杰出、伟大、特殊、特别、突出、不凡、希奇、奇妙、卓越、出色、奇异

平凡:【拼音】:[píng fán]

【释义】:平常;普通。

平凡的反义词是什么标准答案

平凡的反义词:

不凡,优越,

伟大,典型,

出众,出色,

卓越

极平凡的相反的词

非凡

fēi fán

[释义] (形)超过一般。

[构成] 偏正式:非(凡

[例句] ~的才干。(作定语)

[反义] 平凡、一般

普通的反意词是什么

我帮你查了《新编现代汉语多功能词典》,我打出来供你参考。

普通的反义词有:特殊、特别、独特、特异、杰出、突出、卓绝、卓越、超群、超拔。

普通的近义词有:平凡、平常、寻常、一般。

平凡,的反义词是什么呢!还有纤细的反义词是什么?偶尔的反义词是什么?枯萎的反

楼主,您好!

平凡是一个形容词,其反义词主要有:伟大、杰出、不凡、出色、出众、非凡、突出。

纤细是一个形容词,其反义词主要有:粗壮、肥大。

偶尔是一个形容词,其反义词主要有:经常、屡次、屡屡、一贯、老是、频繁、常常、不时。

枯萎是一个形容词,其反义词主要有:茂密、繁茂、茁壮、繁盛、葱茏、茂盛。

以上,望楼主予以采纳,谢谢!

普通的近,反意词是什么?

平凡,特别特殊

普通的近义词与反义是什么

普通

[读音][pǔ tōng]

[解释]平常;一般

[近义]一般寻常平凡平常平淡广泛日常泛泛通俗通常

[反义]典型别致古怪奇妙奇异奇特奇迹新颖杰出特别特殊特等独特稀奇突出非凡非常飘逸

议论文中有关平凡的反面事例。急!!!!!!

如果平凡的事例是正面事例,则不平凡的事例为反面事例。不平凡则是伟大,伟大的人物比比皆是。你尽管写得了。

平凡的世界大概讲的是什么意思

我也非常喜欢这本书,认真读了好多遍了,每一次都叫我感动。特别是想到作者路遥为了写作这部作品,耗费了他毕生的精力,不久就离我们而去,这样倾注了心血的一部作品怎能不让人感动而好好珍藏呢?

路遥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于1991年完成,1992年他由于积劳成疾,英年早逝。《平凡的世界》曾获得第三届矛盾文学奖。对人生的执着追求,对他所热爱的故乡的钟情,以及对他的现实主义写作手法的自信,这一切构成了路遥小说基本的特征。

路遥出身农村,他的写作素材基本来自农村生活,所以小说通过塑造孙少平这样一个人物,反映当时的时代特征与社会背景,从而反映出当时的那个充满戏剧性的时代.因为他正是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人。

由于他始终认定自己“是一个农民血统的儿子”,是“既带着‘农村味’又带着‘城市味’的人”,他坚信“人生的最大的幸福也许在于创作的过程,而不在于那个结果”。所以他认为“只有在无比沉重的劳动中,人才活得更为充实”。他始终以深深纠缠的故乡情结和生命的沉重感去感受生活,以陕北大地作为一个沉伏在他心里的永恒的诗意象征,每当他的创作进入低谷时,他都是一个人独自去陕北故乡的“毛乌素沙漠”,他在那里审视自己,观照社会。

+++++++++++++++++++++++++++++++++++++++++++++++++=

《平凡的世界》故事梗概

路 遥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1949-1992),陕西省清涧

县人,生于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从小被过继给伯父,他曾经务农,

并在农村小学做过一年的民办教师,随后又回到县里做过许多临时性

的工作。在这段时间里,他边劳动、边工作、边学习,阅读了许多古

今中外的文学名著,并尝试着写了一些习作。在1973年,路遥作

为“工农兵学员”进入了延安大学,毕业后,他先后来到陕西省文艺

创作研究室、中国作家协会陕西分会,相继在《陕西文艺》编辑部和

《延河》编辑部任编辑。他创作的中篇小说《人生》荣获第二届全国

优秀中篇小说奖,后来还被作者本人改编成了电影剧本并搬上银幕。

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于1991年荣获国内最高文学奖——“茅盾

文学奖”,从而奠定了他在中国文坛上的文学地位。《平凡的世界》

中路遥把国家大事、政治形势、家族矛盾、农民生活的艰辛、新一代

的感情纠葛,以及黄土高原古朴的道德风尚、生活习俗都真实而细腻

地描绘了出来,构成了一幅中国70年代中期至80年代中期农村生

活的全景式画卷。既透露出作者对家乡父老温馨动人的情愫,又体现

了作者对生活、对社会,对历史、对人生富于哲理性的深刻思考与理解,

读来严峻悲壮、真切动人。

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位于横断山脉环抱的黄土高原。1975年

,由于国家政治生活的不正常,社会许多方面都处在一种非常动荡和

混乱的状态中。在农村,农民的生活也越来越困难。

孙少安是贫农出身的孙玉厚的大儿子,上学时考试总是班上第一,

学校的老师都说这个孩子将来准有出息。怎奈孙家家境贫寒,少安勉

强读完高小便回到队里参加了农业生产劳动,和父亲一起挑起这副养

家糊口的沉重担子。但少安绝不是平庸之辈,他有他的打算,也有他

的抱负,他要通过他健壮的体魄和机敏的心智使他家和全村父老摆脱

世代的贫困。乡亲们选他当了一队的生产队长,连村支书田福堂也不

敢小看这个后生一眼。 孙玉厚的大女儿兰花嫁给了外村的王银满,这个好逸恶劳的二流子

女婿因倒腾耗子药,眼下正被公社拉到工地上“劳教”呢,拖连得全家

都抬不起头。二女儿兰香和二儿子少平都在上学,家里再穷也得省吃俭

用供孩子学点文化啊。每当提起这个话茬儿,孙玉厚总觉得对不住大儿

子少安。 田福堂的女儿名叫润叶,比少安小一岁。儿时,两个娃娃吃睡在一

起,彼此不分你我。稍大一点,又一同外出玩耍,经常脱得精光泡在河

里互相打闹往对方身上糊泥巴。一来二去,两人都长大了,又一起上了

小学,不但在一个班,而且是同桌,成了名副其实的“同桌的你”。读

完高小,少安务农,润叶则到县里读中学去了,毕业之后留在县城当上

了一名小学教师,住在任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的二爸田福军家。但她一

直没有忘记孩提时代的好友孙少安,对眼下正在县城读中学的孙少平格

外关照。 这天,润叶托少平捎个口信,让他哥抽空儿来一趟城里。细心的少

平早已经猜出了个中的奥秘,他很喜欢润叶姐,也非常希望她能成为自

己未来的嫂子。可少安却有点犯难了,他清楚自己的家庭条件和自身的

社会地位,他不想委屈了所钟爱的润叶。一个是农民,一个是吃官饭的

“公家人”,这其间的距离太遥远了!但少安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县城。

润叶告诉他,她二叔给她瞅了个人家,男方是县革委会的另一位副主任

李登云的儿子李向前,让少安帮她拿拿主意。见少安反应木然,急得润

叶哭出了声。此后,润叶几次回村,明里是给学校办事,暗中是来会少

安。可春去秋来,少安依然故我,使润叶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她

在别人说合的婚姻和自由的爱情之间苦苦地挣扎着。田福堂自然发觉了

其中的隐秘,但他不想正面干涉,便使出一招,决定暗中制止事态的发

展。 少安从社员的切身利益出发,给每户多分了点猪饲料。原先田福堂是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半依半就,装着不知道。现在,他决定把此事当做

整治孙少安的炮弹打出去,便把此事告发到了公社。公社认为少安的作

法是在明目张胆地带领社员走资本主义道路。于是立即召开全公社大会

,公开批判了孙少安,给孙家老小精神上带来了巨大的政治压力。 孙玉厚虽然不知道润叶正单恋着自家的大小子,但也觉得少安该娶媳

妇了,就托弟弟孙玉亭和弟妹贺凤英帮着物色一个。事也凑巧,贺凤英

的娘家那边有个远门侄女还真就不要彩礼,一说合,女方对少安的条件

非常满意,这下可乐坏了孙玉厚老两口。少安最后审视了一下他同润叶

的关系,仍然觉得不可能成为夫妻,于是便动身前往山西相亲去了。一

个月后,少安领回来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几乎令双水村所有的人都开

了眼界。及至第二年春节,少安便和这位名秀莲的姑娘结了婚。孙玉厚

两口子如释重负,当然也了却了田福堂的一块心病。 少安的成婚使润叶的内心如同汹涌的波涛一般翻腾了好久。她现在正

处于感情葬礼后的“忌日”。对于二妈徐爱云和向前妈刘志英的轮番进

攻,她似乎还抵挡得住,但一想起她所敬重的二爸来,润叶也不免犯难

了。原来,田福军和“左”得要命的李登云向来搞不到一块儿,李登云

在诸多问题上是凭着他的政治嗅觉压着田福军一头。有人开导润叶,如

果你能成为李登云的儿媳,李登云就不会再同你二爸作对了,这个县城

也就成了李田两家联手后的一统天下。由于对爱情的绝望,加上对二爸

的热爱,润叶终于痛苦地答应嫁给向前。婚后,他们夫妇同室不同床,

打一开始便过着几无感情的生活。

少安的弟弟少平在县城学习,几年既漫长又短暂的学习生活有愉快也

有痛楚,当然最大的收获是抛弃了许多纯属“乡巴佬”式的狭隘与偏见

,视野也拓宽了不少。本来,在同学中,与他处境相近的女生郝红梅对

他很好,可郝红梅出身地主家庭,一心想通过婚姻来改变自己的地位,

因而渐渐疏远了少平,攀上了干部子弟顾养民,感情上伤害了少平;而

共同的志趣,又使少平与田福军的女儿、不同班的同学田晓霞建立了纯

真的友情。

毕业前夕,郝红梅因无钱购买纪念品赠送给同学,偷了供销社的手绢

。别人将此事告诉了少平,给他提供了一个报复郝红梅的机会。谁知少

平却十分大度,他解囊替郝红梅如数付清了手绢款,从而保全了她的声

誉。

毕业了,同学们天各一方,少平回到了生养他的双水村。恰逢双水村

学校办起了初中班,少平便和同他一块儿毕业回村的田福堂的儿子田润

生一起,被推荐当上民办教师。这时的少安已经当上了父亲,秀莲为他

了一个大胖小子。

转眼到了1978年初,少安听安徽跑出来谋生的一个铁匠说,他们

的家乡搞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的生活如今已得到很大的改善,便凭

直觉依葫画瓢,把他所领导的生产队也划成了几个农业作业组,搞起了

“小承包”。谁知没有不透风的墙,此事立即引起了大队、公社乃至县

里一些领导的恐慌,最后,地区革委会做“终审判决”:坚决制止双水

村的资本主义复辟倾向。 正月十五,农村闹秧歌,田福军也带着妻子、女儿回到了乡亲们中间

。见到少安并没有被压垮,他很欣慰,便拍着少安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鼓

励道:“好好干吧,我相信农村不久就会出现一个全新的局面。”

后来,少安又承包了公社快要倒闭的砖厂,赚了钱的他出资重修了双

水村小学,在竣工的那天,县乡领导还亲自参加了“落成典礼”。可是,

少安的妻子这时却患上了肺癌,生活中的苦辣酸甜似乎都让少安感受到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