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开传奇
今日刚开传奇

中考作文指导:高考满分作文万能开头 仿盛大传奇新开网

开头方法之一:开门见山话题点穿

诚实守信,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千百年来,人们讲求诚信,推崇诚信。诚信之风质朴醇厚,历史越悠久,诚信之气越充盈中华,诚信之光越普照华夏。诚信早已融入我们民族文化的血液,成为文化基因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诚信》

青春,是三月争奇斗艳的花朵,是七月缤纷的太阳雨,是十月灼人的红叶;是喷雾的旭日,是竞发的百舸,是搏击长空的雄鹰;是弹着欢乐的琴弦,是一路坎坷,一路执著地奔向大海的小溪,是挺直了躯干,舒展了满怀的葱茏,热烈地拥抱蓝天的白杨。

开头方法之二:引用名言文采凸现

心晴的时候,雨也是晴;心雨的时候,晴也是雨。 ——汪国真

哈姆莱特曾高呼:"人啊,看清你自己!"

而我要说:"人啊,看清这个世界。"《2003年高考作文擦亮眼睛看世界》

马克?吐温说过,"一只脚踩编了紫罗兰,它却把香味留在了你的脚上。这就是宽容。"《宽容,从这里开始》

开头方法之三:排比点题铺排文气

种子冲破岩层的禁锢,迎向光明;雄鹰风暴的阴遏影响,飞向云霄;骏马突破缰绳的束缚,奔驰原野;

海燕则冲向更猛烈的暴风雨。《自由》

是什么,来得悄无声息,走得不留痕迹,却激起所有色彩的轻舞飞扬?

是什么,走得不留痕迹,来得悄无声息,可留下穿越一季的倾情歌唱?

是什么,轻轻地来了,又悄悄地走了,在收获的季节留下飘垂的金黄?

是什么,悄悄地走了,又轻轻地来了,为沉寂的大地纺出洁白的梦想?

哲人对着蓝天微笑:"是时间。"

孩童握着风筝拍手:"是风。"

流浪者说:"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梦。"(《拥有答案的幸福》)

开头方法之四:故事寓言倍感新鲜

有位母亲总是认为自己的儿子是个天才。即使他在做服务员时打碎了不下十个碟子,做售票员第二次出车就丢了钱夹,做邮递员时竟把别人邮寄的信件给人家全送了回去。

终于儿子去当兵了。三年后母亲自豪地去参加儿子的检阅仪式。人们望着走过的队伍哈哈大笑之时,母亲却激动地放声高喊,"哦–亲爱的保罗!他们都走错了,只有你走对了!"《感情亲疏影响对事物的认知》

1987年,75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在巴黎聚会。有人问一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您在哪所大学、哪个实验室学到了您认为最主要的东西呢?"出人意料,这位白发苍苍的学者回答说:"是在幼儿园。"这位学者的答话得到了与会科学家的赞同。《智慧的起点》

开头方法之五:引用诗歌胜过空说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汪国《2002年高考作文心灵的选择》

墙角的花!/你孤芳自赏时/天地便小了。——冰心

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  ——《远和近》顾城

结尾是作者思路的终点,是篇章内容发展的自然结果。作为篇章的一个特殊部分,结尾有两个作用,一个是收束全文,一个是加深读者的印象。也就是说,既要善于归纳总结,使篇章完整严谨,又要能给读者留有回味的余地,产生深刻的印象。

许多篇章在结尾处概括全篇的主要内容,点明或深化篇章的中心,所谓“卒章显志”,有画龙点睛之妙。一般的文章常常采用这种方式。例如鲁迅《一件小事》的结尾:

这事到了现在,还是时时记起。我因此也时时熬了苦痛,努力的要想到我自己。几年来的文治武力,在我早如幼小时候所读过的‘子曰诗云’一般,背不上半句了。独有这一件小事,却总是浮在我眼前,有时反更分明,教我惭愧,催我自新,并且增长我的勇气和希望。

这是在结尾处说明这件小事对我的影响,点明写作本文的主旨。

有时,文章在开头点明中心,结尾再简单回应开头,再次强调或深化中心。例如茅盾的《白杨礼赞》,吴晗的《说谦虚》等。这在衔接和照应中已讲过,不多谈。

结尾也很讲究语结而意不结,意在言外,给读者留有回味和思考的余地。结尾是篇章的终结,但结尾又最忌真的终结,应该是文字虽完而意义还没有尽,还需要读者自己去咀嚼,去品味。文学作品结尾常常采用这种方式。例如马克·吐温《竞选州长》的结尾:

我放弃了竞选……提出了退出竞选的声明;并且由于满怀懊恼,信末签署了这样的下款:

“你的忠实的朋友——从前是个正派人,可是现在成了伪证犯、小偷、盗尸犯、酒疯子、舞弊分子和讹诈专家的马克·吐温。

小说以信末签署的下款结尾,语言含蓄,万千感慨,俱在其中,给人留下丰富的想像余地。

结尾最忌当结不结,画蛇添足。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由荷塘想到采莲,由采莲而说“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但作者没有接着说江南如何,而是戛然而止,突然说:“这样想着,不觉已是自己的门前……”,照应开头,简洁利落地收束了全文。夏丐尊、叶圣陶在《文章讲话》中曾举过魏学洢的《核舟记》的例子:

像《核舟记》统计了核舟所有人物器具的数目,接着说“而计其长不曾盈寸,盖简桃核修狭者为之。”这已非常完整,把核舟的精巧表达得很明显的了。可是作者还要加上另外一个结尾,说“魏子详瞻既毕,诧曰:……”这实在是画蛇添足的勾当。从前人往往喜欢这么做,以为有了这一发挥,虽然记述小东西,也可以即小见大。不知道这么一个结尾以后的结尾无非说明那个桃核极小而雕刻极精,至可惊异罢了,而这是不必特别说明的,因为全篇的记述都暗示着这层意思。作者偏要格外讨好,反而教人起一种不统一的感觉。

不光从前的人喜欢发挥微言大义,现在的文章也常常有这样的文字。我们一些翻译过来的作品,也常常出现这种情况。如巴尔扎克的《守财奴》,如果以老葛朗台临终前说的那句话“把一切照顾得好好的!到那边来向我交账!”收束全文,不仅能使老葛朗台的吝啬性格得到充分的刻画,而且能给读者留下不尽的余味。但作者却偏偏要加上“这最后一句证明基督教应该是守财奴的宗教”,确有画蛇添足之感。又如契诃夫的《装在套子里的人》,结尾的议论,必要性也不大,尽可以不要。

相关推荐:中考写作指导汇总

 

 

点击查看更多信息